莳苡

这个世上有这样的一个真我,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枯死的灵魂(躁动的青春)

无主见无灵魂:

不轻易哭泣是我一直在坚持的一件事,或许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信仰,但我总觉得那不是我的作风,长大后的我们没有理由还像个孩子。

这本是一个与我无关的节日,喜欢安静,那样的场合,太过热闹,当同学买票的时候问我,我说我也要,同学觉得有些诡异。

五百里音乐节,那是一群人的狂欢,躁动的青春。

本来是很累,很懊恼的一天,所有的心烦、疲劳和寒冷却恰恰在那样的气氛下显得微不足道。

最后年轻一次,焚烧的是那些心碎。

拥挤的人群中,没有人能看到你的表情;混杂的乐器声和歌声里,没有人知道你在那一刻呐喊的什么,或许只是单纯的嗨,或许是过去这一年的种种,或许是那些不堪。

总之,尖叫声中,没有人会在意,释放的是自己,释怀的还是自己,一个人。

有那么一刻,突然觉得自己不是自己;只是难过,节日里没有一个你陪在身边;

喊到喉咙沙哑,站到脚抽筋,乱了发型,全身上下感觉没有任何一块骨骼属于自己。

终于,再也没有任何一点力气参与这一场孤独的灵魂的狂欢,挤出人群,静静的坐在花坛边,看着周遭的人们,吃着各种小吃、喝着啤酒、抽着烟、摇晃着、疯跑着·····朋友们很有默契的相视一笑——我们终究是老了。

不再年轻,所以不再对圣诞收苹果这些事在意,收到很多祝福已是这个年纪最幸福的事。

记忆里,高中时候的我们喜欢攒很多硬币,在平安夜跑很远的路去买价钱相对便宜的苹果,自己买包装纸和拉花,然后愿意花费午觉和吃晚饭的宝贵时间去一个个包装,送给同学、朋友、老师。

还记得当初有人给自己送了一个包了好多层的,一直也没舍得把包装纸扔掉,毕业后还带回家去,连续两年,都是绿色的包装纸,舍不得扔,只是因为那位朋友是个话不多说的人。

还有,那个两年的同桌,高三的圣诞节前几天我们不知是什么小事不说话,平安夜,自习间隙大家都上蹿下跳,到处送东西。高三,我终究不那么觉得这些事有多新奇了,漠然埋头在书本里,偶尔收到苹果,接过来,一句谢谢,很淡然。上完11点半的自习,教室已熄灯,忽地,你一句话,还是莫名的快哭了。“去年你都送我了,去买的时候,仓促了点,没有包装,希望你别介意,只是送还你。”

我想,那个年纪的自己是倔强的,接过来,往抽空一赛“哦,谢了”,转身就走。

一直到过年放假回家收拾东西,那个红红的苹果还在床头的书上,只是干瘪的再也没有形象。

特殊的节日总会叫人记起许多过往,我也不例外。

昨晚一场躁动,感觉自己不知道是活过来了,还是已经死去。

因为前天晚上基本没睡,昨天中午没午觉,没吃晚饭,在那样的人群中,不冷,但终究觉得实在动不起来了,肋骨现在都是疼痛的,饥饿和困乏使我坐在计程车上的时候猛地觉得那些画面和过往更加清晰。

在昏沉中深深的睡去,没有任何不安。

我永远不会告诉你那些另我难过的事情,永远不会告诉你我到底有多傻,至少,永远都超乎你的想象。

我在不停的奔跑,始终还是来不及赶上你的步伐,这枯死的灵魂,步入社会前最后躁动一次。

评论
热度(51)
  1. 樱花♀祭无主见无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
  2. 白 画 °无主见无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
  3. 白 画 °无主见无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
  4. daniel无主见无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
  5. 莳苡无主见无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
  6. 唐僧ai飘柔无主见无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
  7. 小鱼无主见无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

© 莳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