莳苡

这个世上有这样的一个真我,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诗与非诗

张晚讴:

   对诗,我总是极其虔诚而严格的,所以我经常批判部分作者的诗作,当然,这批判或许是让此类作者恼我的,但是我更多的意思是帮助和警醒,想让所有的诗都得以良性的状态发展。
  什么是诗?那是源自于一颗真心的,一种美好的,欲语还休的,珠联璧合的,让人欢欣让人落泪的,以特殊的文学形式记录作者经验的文体;而非诗呢?那必定是粗俗不堪的,流于庸俗的,词不达意的,故弄玄虚的,让人偶有感官刺激的,拼贴而成的类似于诗的分行的文体。
  诗是有技巧的,但是又完全不是属于技巧的,真正的诗是情感饱满而寓意深刻的,技术永远为情感服务的,一首经典的诗作,必然是心灵和心灵的共鸣,在诗人和读者的面对中引发了一系列的情感和生理上的活动的,就像唱歌一样,有的人歌唱技巧没得说,但是就是很难感动听众,而一个破锣嗓子,或许会唱哭一群人,这就是情感,一种人类的共鸣,一种感同身受。
  诗是自己的女人,你予她柔情,予她蜜意,说着情话,轻轻抚慰,于是她也回应着你,细腻的,温婉的,让人流连忘返的;而非诗是作者的一种发泄,一种欲望得不到满足而又想解决欲望的感觉,那就好比一个妓女,扭捏的姿态,摇摆着各类腰身,做着各种淫荡的动作,让人晕眩的一种生理需求。
  诗是健康的,而非诗是病的。在很大程度上,诗人对文字的虔诚态度,以及诗人的内在修养和诗的好坏是成正比的,文字这东西很奇妙,你予它以形,它就还你以意,你升华它就美,你堕落它就丑态百出。
  其实,明眼人应该一眼就能看出诗的好坏,诗人的品格,以及他的人生追求,好的诗必然是优雅的,值得典藏的,而非诗定然是要遭到人类的唾弃的,因为它的丑或伪善。诗是文化,文化是一个国家,一种人的尊严是必要的,诗人绝不是怪兽。
  诗,很崇高,言寺为诗,就是达到禅的境界,这就是一种安静,一种空灵,一种与佛相等的普度众生,在这样的氛围中,你将脏水泼在了禅凳上,你又将梵钟和木鱼打碎,那么我们就可以把你从诗的寺庙中赶出去。
  诗就是这个样子的,它是真正的诗人用生命浇灌的一朵最艳丽的花,它吸收雨,吸收露,吸收日月的光华和草木的清香,它源自自然,质朴而奇瑰,它就是自然,从心的一角传达。

 

评论
热度(21)
  1. 莳苡张晚讴 转载了此文字
  2. 在路上张晚讴 转载了此文字
    对诗的诠释
  3. 浮躁的天空张晚讴 转载了此文字
  4. 短发的懒女人张晚讴 转载了此文字
  5. 夕拾张晚讴 转载了此文字

© 莳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