莳苡

这个世上有这样的一个真我,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无法回忆

Edean:

  温柔和风,早已不知所踪,只留下一片彷徨的孤云,在没有风的时光里无措地流荡,偶尔上下微微舒卷,便蒸去几层白朵。太阳已经从东缓缓爬向了西,这片云依旧固执地靠在这片天空上,多久也不肯散去。

  傍晚,天空刚变成深海里的蓝色时,他把这两扇窗一扇一扇地关上。他已经盯着这爿苍穹将近一天了,也有些累了。

  虽是盯着看,其实也并没有特别在注意什么,那片云,当然也没有引起他的多少关注。

  他把窗户关上后,转身扫了一眼这间卧室,眼前的饰物从来没有变换过,床还是那张,柜子也只是打扫卫生的时候才会挪动,茶杯摆饰,似乎带有某种目的地一成不变。

  可是他还是发现,有什么和从前不同了,大不相同了。

  他开始绕着卧室,想走一圈,再感受一遍它的触感。

  从窗边的书桌开始,用右手食指滑过抽屉下的指槽,稍稍用力向外拉,抽屉便微微出来一点,于是又推进去。接着用五指拂过桌面,吹了吹指尖上的灰。

  吹出的风还是那么僵硬。

  随手抓起一支笔,握了握,虚写了几笔,一横一横,一撇再一笔竖弯勾。他笑笑叹口气,他一直喜欢练这几笔,这个字,尤其是在弯勾的时候,习惯转动手腕,顺势将勾带起,然后用力渐消,控制长短,看着这勾,毫无刻意,尖锋明显,但锋处微钝,很是舒服。

  搁笔,他看了眼桌上的书,翻了翻便又合上,走向书柜。抬头,用右手把最上层的书拂遍,然后从眼前一层,用食指和无名指顶住两本,用中指把这两本书中间的那本他最喜欢却从未舍得看的一本小说摁出。

  看了眼封面,犹豫了片刻,将它放在了书桌上。

  然后走向床头,拍拍枕头,抓抓被子的一角,感觉都好舒服,异常舒服。

  床头柜上放着他的手表,他再也不戴手表了,可是时间却依旧在表盘上刻划出沙沙声响,好像永无止境。

  他又打开台灯,用手握住灯泡,想感觉它的温度,但还没开始升温,他便不厌烦地关灯了。

  绕过床,走到屋角的小桌边,右手拿起他的杯子,他从来只用这一种纹样的杯子,曾经打碎过一只,用手拾碎片的时候,左手不小心划破……

  现在他正努力回想,当时的感觉,特定的疼痛感。

  将杯子放下,用指关节在面前的墙上扣了两声,那声音好像从指尖传进身体,在某处便戛然而止。随意一个动作,都让自己如此失望。

  这时,远边隐约雷鸣。外面应该凉爽许多,这时出去走走可能心情更好,他想。

  于是他拿起伞出门。

  小巷中,从巷口吹来了风,风中夹带着点点雨丝,他没有打开雨伞的想法。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里的那朵云已经消散,或是不知去向,只留下大块的成片的乌云,但惊异的是,云中有一处像是被鸟啄去的一眼,空一眼星光。

  而在这星光下,有一人影,右手握着伞,身体微倾,发丝在风中招摇,还有那左袖的如也空空。   

评论
热度(4)
  1. 莳苡Edean 转载了此文字

© 莳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