莳苡

这个世上有这样的一个真我,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七月的风里,你我是一杯无用的水

哑城:

请不要,不要
偷走我身体里的黑
这些蘸着夜写出的字
也要蘸着血来写:

就这样一直走
忘记马也忘记自己的腿
因为所有的风都瞎了
因为所有的路程都远离脚步

而不断摇晃
身体的酒瓶子
却再也没有河流
肯回到七月的肉体

站在城市最矮的高墙上
肉体大的可怜
推我入火的手
同时也将血,从铁中捞起

同时,也用冰冷
解释我的贫穷
你看,所有的蝉都开始高歌
唯我闭口不言

七月,所有人收拢孤独
又集体背向这堆言语的灰烬
拿着钥匙,丢弃锁
敞开身体,关上灵魂

评论
热度(24)
  1. 了不起的阿酱哑城 转载了此文字
  2. 穿高跟鞋蹦跶的驴哑城 转载了此文字
  3. 莳苡哑城 转载了此文字

© 莳苡 | Powered by LOFTER